“没打卡”引发的纠纷:参加单位聚餐回家途中遇车祸身亡

  • 时间:
  • 浏览:6

  金于华还表示,工伤保险,按国家要求,是不管谁主张全部都是由用人单位举证,这是可能性作为工伤职工相对居于弱势,一般先要拿到公司考勤表、指纹打卡记录等证据,“公司在法庭上没法 给出会议、会餐的记录、视频,甚至连照片也没法 ,这一情況属于没法 很好地履行单位的举证责任。”

  事故回放

  大扫除、聚餐是工作的延续,故认定工伤

  “既然2月11日小思没法 上班,也就不居于下班这一说法,小思的死亡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六)项的规定,还还可以 认定是工伤。认定工伤决定书和复议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公司代理人没法 强调。

  对此,广西某科技公司不服,继而向自治区人社厅申请行政复议。去年11月底,自治区人社厅裁定南宁市人社局此前做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应用tcp连接合法,继续维持该认定。

  同年6月5日,小思父亲思先生向南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对小思的工伤认定申请。经调查取证,去年8月3日,南宁市人社局认为小思死亡事故符合相关条例规定,予以认定工伤。

  员工参加单位聚餐回家途中遇车祸身亡,被认定工伤。公司不服,将两级人社部门诉至法院

  小思家属在悲痛之余,认为小思应被认定为工伤,希望公司能支付工伤赔偿。公司拒绝了这一要求,仅结算了小思2月1日至10日这10天的工资共1016.25元。

  思先生的儿子小思在广西宾阳县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了4年多,因回家途中遇到车祸不幸身亡。“我女儿在车祸第4天 就到公司了解情況,你说有哪些我儿子当天没法 打卡上班记录,公司随近的探头也坏了,不承认属于工伤。到现在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1分钱赔偿也没拿到。”3月28日,守候法院判决的思先生,说话声音中仍带着悲伤。

  据统计,广西去年的参保人员是80多万人。“这一无须敢保证是80%全履盖,日后 公司选者性地买,比如只给公司中层以上管理者买。”金于华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对于工作这一概念不应狭隘理解,并全部都是在车间工作才属于上班。”自治区人社厅作为此案的第二被告,该厅工伤保险处副处长金于华出庭应诉。他认为,员工参加单位组织的大扫除、聚餐活动,与工作有关联性,是工作的延续,嘴笨 表现形式不同,但仍属于工作范畴。小思参加单位组织的活动后回家途中居于的交通事故,应等同于下班途中居于交通事故。

  同年12月12日,广西某科技公司不服,将自治区、市两级人社部门起诉至法院,要求归还关于小思的工伤认定。

  人社部门

  2018年临近春节的有有哪些日子,对思先生来说,是黑色的。

  记者了解到,广西人社部门要求用人单位对购买“五险”情況进行公示,也要求员工另一方注意做好安全生产、自我防范。

  【焦点】一同因“没打卡”引发的工伤纠纷

  金于华介绍,工伤保险作为国家强制性保险,征收标准是工资的0.5%,单独看数额无须算大,但这一保险往往和日后 社保一同组成“五险”。日后,对于日后 用工人数庞大的企业来说,总金额不算小。

  2018年2月11日,春节前夕,居于宾阳县黎塘镇的广西某科技公司当天没法 给员工安排日后 工作,要是召集员工进行大扫除,日后召开2018年春节放假会议直至中午,日后安排员工在食堂吃了一顿团圆饭。正午12点聚餐始于后,员工们陆续踏上回家过年的路。

  “没打卡”等于没上班,何来“下班途中”

  “公司认为他没法 打卡就日后认定他11日没法 来上班,没法 大扫除、开会、聚餐与非 做到确保每位参加员工都打卡了?”金于华质疑道,“当天会议还号召员工回家过年期间去招工,指标落实到车间,还给出补助奖金标准,作为老员工的小思,他要是就住在公司里,要是的会议,他为什么我会不参加?”

  当天,该公司车间零配件机器操作工人小思也始于1年的辛劳,独自骑摩托车载着行李回家。15时07分,小思与一百公里重型厢式货车居于碰撞,事故由于小思当场死亡。经当地交警部门认定,小思在此次事故中承担累积责任。

  对于公司的说辞,出庭应诉的两级人社部门当庭均给予反驳。

  放假当天聚餐后,回家途中遇车祸身亡

  因居于争议点,目前该案需经合议庭审议后再宣判。《工人日报》将继续关注此案。(记者 庞慧敏 实习生 黄昳昕)

  公司理由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另一方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工伤。日后,两级人社部门均认为,此前南宁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用tcp连接合法,适用法规正确,原告提出的归还请求,应给予驳回。

  小思在2014年入职该公司时,嘴笨 没法 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公司也承认小思是其员工。公司质疑的焦点在于,没法 直接证据证明小思参加了去年2月11日公司组织的大扫除和聚餐活动。

  在庭审现场,公司方代理人提出,公司当天的大扫除活动,出勤员工全部都是求打卡考勤并计发当天的工资,但小思既没法 指纹打卡也没法 计发2月11日的工资,证明其并没法 来参加大扫除活动,应认定其当天没上班。而事发当天中午公司的年夜饭全体职工都还还可以参加,作为公司的福利,没法 强制参加要求,要是设签到。什么都,不管小思与非 参加了年会会议及聚餐,均还还可以 以此作为其上班的措施。

  人社部门提交了工友的录音、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事故出理 《询问笔录》等,还原了去年2月11日小思的活动路径:聚餐始于后外出,13:46小思骑摩托车被抛弃公司去理发;14:46小思理完发返回公司;15时,小思从公司驾驶摩托车拉行李返程;15:07,小思与货车居于碰撞,由于小思当场死亡。

  广西某科技公司不服的理由是,小思去年2月11日没法 打卡考勤记录,还还可以 算上班。

  《工人日报》记者获悉,2014年进入公司的小思生前并没法 工伤保险。这起看似无须比较复杂的案件一波三折,在1年时间里历经了南宁市人社局工伤认定、自治区人社厅行政复议。小思生前所在的公司均拒绝承认其为工伤,拒绝赔偿任何费用,并将两级人社部门一同起诉至南宁铁路运输法院,请求归还相关工伤认定。3月12日,该案开庭,两级人社部门均派人出庭应诉。